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 南京市规划建设展览馆 > 通知公告
明星入局元宇宙“炒房”潮,割韭菜利器借机而生?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原标题:21深度丨明星入局元宇宙“炒房”潮,割韭菜利器借机而生?

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胡慧茵报道火爆的元宇宙还掀起了一股“炒房热”。

11月23日(美东时间周二),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里,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552万元)的高价。这一售价比之前的虚拟房产记录91.3万美元高出一倍多,也比现实中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要高,更是远高于其他美国行政区和旧金山的单套房价。

“炒房客”的热情从线下转移到线上,且成交价远高于线下住房的价格,颇让外界感到惊讶。与此同时,明星的加入又顺势给“元宇宙”添了一把火。11月23日,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宣布自己买了Decentraland的虚拟土地,正式跨足元宇宙世界。

据了解,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中需要通过加密货币进行交易。随着人们对数字房产投资领域兴趣的高涨,连带着用于交易的MANA加密货币也获得巨大的收益。据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(Coinbase)数据,波动极大的MANA加密货币本月已经上涨了约400%。

除了加密货币市场极速升温,元宇宙环境中的各种NFT产品也开始受到追捧。这一系列产品突然走红的背后,开始被质疑是炒作。

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元宇宙或NFT都需要长期进行产品或技术研发,并更新服务创新的概念,短期之内是无法形成明显整体收益的,所以任何声称短期内能带来巨大成长空间的企业,它们的行为基本属于夸张甚至是误导。

有行业人士认为,目前国内对于NFT的法律性质、交易方式、监督主体、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,NFT存在炒作、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,对于NFT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,警惕“击鼓传花”式的金融骗局。

虚拟房价翻倍,一块地卖出1552万元

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里,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的高价,售价甚至比前一阵的价格高出一倍。创纪录的高房价背后,是人们对“元宇宙”的热捧。

Decentraland虚拟世界被称为“第二人生”的复刻版,即用户可以在其中购买土地、参观建筑物、四处走动并以化身与人会面。用户用现实的资金去购买虚拟世界的土地,之后可以建造房屋、开店铺,这与在现实中买房差别并不大。

据了解,这块被售出的土地位于Decentraland时尚街区中心(Fashion Street Estate)的116块地块,买家Tokens.com表示他们将利用这块土地扩张数字时尚产业。Tokens.com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基格尔(Andrew Kiguel)表示,这些资产将用于补充子公司元宇宙集团所持有的房地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Decentraland中的土地和其他物品是以加密资产NFT的形式出售,所以加密货币MANA就相当于这个世界的“钱”。而随着人们对数字货币热情的“升温”,MANA的币值也随之水涨船高。据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(Coinbase)数据,在过去的一周里,MANA的美元价值增加了65%以上,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,MANA的价值累计增加了550%以上。这就意味着,如今位于Decentraland时尚街区中心的庄园价值更高了。

有统计显示,这一周内的数字房地产购买量远远超过了今年6月份。可见,数字土地的受欢迎程度正不断提升。

但在沈萌看来,这并非市场健康发展的表现。“元宇宙炒房、炒地是在市场相关概念不断加热炒作的情况下,部分对经济走势存在判断分歧的群体因此而产生焦虑情绪所致。”沈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若虚拟平台仅仅结合元宇宙、去中心化等流行概念就大肆引导对此不明所以的投资者参与,很有可能是一种欺骗。”

事实上,Decentraland卖地块被热议最多的还是价格。虽然地块位于线上,但它的价格甚至比现实中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还要高,这往往被认为是不理性。“如此的高价完全不现实,也不合理,皆因没有证据证明这个虚拟现实平台将会是未来、最终的元宇宙。”沈萌向记者表示。

依靠元宇宙的生意是泡沫?

跟其他虚拟平台一样,Decentraland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开发。随着越来越多参与者的加入,虚拟地块的价值也不断增加。投机者认为,数字房地产可以服务于各种目的,例如零售展厅、活动空间和虚拟办公室等。

Tokens.com方面表示将开发数字土地,与服装品牌一起举办时装秀。在元宇宙的热潮之下,时间相隔还不到半年,虚拟土地的价值就整整翻了两倍。对此,有不少人认为交易有炒作的嫌疑。皆因有媒体后来多次访问Decentraland网站,并没有看到其他买家的身影。

其实,不只是Tokens.com在设法进入元宇宙,像路易威登、古驰和博柏利等奢侈品牌也通过由区块链技术保护的数字资产NFT进入元宇宙。

近来,围绕元宇宙的NFT活动正在激增。据安信证券梳理的数据显示,元宇宙是NFT的最大应用场景。2020年全球NFT市场前三大应用领域为元宇宙、收藏品及游戏,占比分别为25%、24%及23%。

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威廉奎格利认为,元宇宙是一股巨大的经济力量,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改变人们的生活,“我认为元宇宙的收益模式将会是NFTs。”

然而,元宇宙NFT的突然走红,再加之相关的金融产品化,不得不让外界怀疑它有炒作的可能。据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CoinMarketCap显示,它监测的159个项目的整体价值为192亿美元,较4月16日的峰值下降了52%。剧烈的波动性,让外界怀疑NFT产品的可靠性。

新兴市场研究公司L’atelier BNP Paribas首席运营官Nadya Ivanova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以任何东西来创建NFT,这意味着有很多“非常糟糕的”代币存在,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甄别出什么是值得收藏或投资的。

对此,沈萌也持有相近的观点。“元宇宙和NFT都是处于演进改善阶段的技术概念,但实际上很多技术人员都缺乏对现实性和经济性的认知。”他向记者说道。

即便NFT产品尚未成熟,但为了不错过元宇宙这个风口,玩家们还是纷纷涌向这个风口。据DappRadar统计,NFT销售额于2021年上半年销售额达2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61.6亿元),远高于2020年上半年的1370万美元。

除了NFT产品“出圈”,在元宇宙经济里,还有游戏软件、广告商等参与者。据市场预测,在近8000亿美元元宇宙经济中,游戏厂商和游戏硬件的市场到2024年可能创造4129亿美元收入,比2020年多出为1380亿美元,直播和社交媒体则会占据剩余市场。到2024年,Metaverse的总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游戏软件、服务和广告收入的2.7倍。

在元宇宙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,人们还不得不警惕这当中所产生的泡沫。